糖分大神

这里皮带 一个渣渣进化史------还是个渣渣
圈杂cp杂 文年更速度 现正在琢磨画画
我爱你们 你们爱我 没毛病xd
初中狗开学被收手机不定期上线

妖林(一)

妖林

听了百夜鬼行的脑洞产物啊啊啊那首歌太好听!
渣文笔求不喷x
bug非常多x
土方十四郎x九尾狐妖坂田银时

以下正文x


他仿佛要崩溃,一边大口呼吸着潮湿的空

气,一边奔跑着。瞳孔扩散,身上还有大大

的抓痕,喉咙不停的发出嚯嚯的声音。


他尽力的想逃离,逃离这个疯狂的森林。


同伴早已成为他的垫脚石,被他一个个推

进森林深渊,被无尽黑暗吞噬。


“别跑啊我的好哥哥...”扑通。他终于倒下

了,恐惧和求生的欲望使他不懈的向前爬

着。“你的好哥们都等着你呐哥哥..”


快了,就快了!


他眼中爆出了希望的光芒,尽力伸手去够那

束光。


“喂好哥哥,你要去哪里呀?说好要和大家

呆在一起的。”一只冰凉的手拉住他的脚脖

子,缓慢着向后拉着“大家对你的举动都很

失望呢…明明是你把他们推下悬崖的呐”


他极力挣扎着,双手扣进地面,指甲盖数

翻,却绝望的离那光越来越远……


“来吧哥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局里的电话仿佛都要被打爆,接了一个又

一个。土方十四郎烦躁的放下正在批阅的文

件,接起电话,大声冲里面吼着:“这里是

真选组混蛋!没事干再打进来就等着来真选

组喝茶吧!”他不爽的皱眉放回电话,这次

又是一串忙音,这已经是第五十次了,土方

一早晨几乎都在接电话。


他试过打过去,然而显示的都是空号。愚

昧的恶作剧。他这样评价到。


揉揉太阳穴,略微头疼的又看起案子。又

是在那个被人称为“妖林”的森林。


这森林说起来也是多灾多难。先前一位江

户顶顶大名富商的儿子闲着没事干召集了一

帮狐朋狗友来森林探险,结果所有人全部失

踪。那位富商正在失子的悲痛中,有人在森

林外围处发现了富商儿子的一只断臂。


第二天富商发疯一般的在大街上说森林里

有不干净的东西,他的儿子就是遭到里那些

东西的毒害。


一直这样折腾了差不多半个月,所有人以

为他已经消停了。结果不知那富商用了什么

鬼办法,硬是用火把整个树林都烧了。


那火也奇,只在林中烧,一点也不会波及

到别处。而且烧到了水面上都不会灭,烧了

整整一星期。


但过后,更奇的事情发生了。火灭后森林

根本被烧的不成样子,所以人们认为这林中

怪物再厉害这回也不能起死回生了。而就过

了一年,富商一族毫无征兆的全被十分残忍

的杀害,老幼妇女无一幸免。他们每人的尸

体整整齐齐的用树枝穿透,挂在莫名其妙又

长出来的树上。根据每人的面部表情,貌似

都收到了极大的折磨。最惨烈的还是富商,

眼珠掉了一颗,脑子被啃了一半,肠子脏器

也被拉了出来……


后来人们都说是因为富商烧了林子而受了

诅咒,再也没人敢靠近那林子了。


但是现在小年轻多了,所谓初生牛犊不怕

虎,竟是拉帮结派的去探险...


结果摆在这儿了,一个不多一个不少,全

部失踪。


为了这个案子,土方熬出了大大的黑眼

圈,最难对付的还是受害者的家属,成天来

局子里找事砸玻璃。自己这方也不好说什

么,因为的确这案子可能没法破,太怪了。


本来就烦躁苦闷的心情,再加上不停叮叮

作响的电话实在心烦到炸裂。一气之下,土

方拔掉了电话,喝了口茶,准备看资料时,

电话又响了…


这次只响了一声,似乎是知道自己不该

响,又默默的不响了。


土方的瞳孔紧盯着那台电话,手心出了

汗,慌乱打翻的茶杯晕湿了文件。刚刚..自

己没听错吧……


颤抖着举起电话放在耳边,很正常,没有

任何声音。


也许是听错了吧,他这样安慰到,然后立

马投入工作。


忙碌到了黑夜,土方活动了下僵硬的脖

子,随手把案件仍在桌面上,换了个姿势半

躺在地上,掏出根烟来清醒清醒大脑。


门突然被拉开,土方诡异的想起早上那

幕,于是被烟呛了下,不听的咳嗽。定眼一

看是那抹熟悉的银白,才默默松口气,换上

一脸疲倦而无奈的样子冲着人说:“喂天然

卷,我忙着呢,没时间陪你去喝酒...”


银时代着一如即往懒惰的表情,随意的瞟

了一眼人的周围,最后在那文件和电话上定

格了几秒,眉头轻皱下。听到土方话马上又

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走前两步就坐在他身

边,揽住人脖子,开始了每天必备的嘲

讽:“呀多串,你是纵欲过度了吧?感觉你

整个人都蔫了耶。”土方罕见的没有还嘴

,而是就式一仰头堵上了人的唇。在色情的

水声中和人熟悉的气味环绕下,他罕见的安

心放松的闭着眼,缓解干涩的眼球……


两人是对情侣,这是这条街上每人都知道

的事情。鬼之副长与万事屋老板,这两位人

奇迹般的走在了一起。两人都仿佛和鬼有点

关系,土方被称为鬼之副长是因为他传言有

鬼神般的伸手,而银时则是在富商一家被杀

后那天突然搬到镇上,引人瞩目的银发和红

眸,与有时不符合大人的欺负孩子的形象让

些孩童们戏称之为白夜叉。




森林处。


一只九尾银狐从树杈上跳下,漂亮的红眸

折射着月光,接着不多留的窜进灌木深处。




TBC。

评论(2)

热度(12)